鄉野傳奇~15 第十五章 魏晉福話說從前謝恩師 魏夫人吃了一驚道: 「相公,您說何丞相是您的恩師?」 「是呀!何丞相是我的啟蒙恩師。」 「奴家為何從沒聽您提起過?」 「唉!夫人,這事不提也罷!」 「怎麼?相公,莫非何丞相有什麼地方對不起您?」 「我的恩師只會有恩於我,哪會對不起我!」 「那又是因何之故呢?他又怎麼是您的恩師呢?」 「在我十二歲那年,恩師到我們那個鄉的私塾教書。在他門下一共約有十來個小孩被他授課,可是,那十來個小孩中並沒有我。」 「沒有您?那他怎會成為您的恩師呢?」 「妳是知道的,那時候我們家很窮,根本就沒錢可供我上學,不但這樣,我還得去幫我們鄉裡的一個大戶放牛賺幾個銅板貼補家用。而恩師的私塾就設在那個大戶的家中。我每天一大早就去大戶家把牛牽出來,當我經過私塾時,我聽到那些小孩唸書聲覺得很好聽,我就把牛隻栓在樹下,然後悄悄地走到窗下偷聽他們讀書。 借貸我聽著聽著就不知不覺的把他們所讀的東西全部記下來了,那時我只是覺得唸這些書蠻好玩的,事實上那些書講的是什麼我是真的不太明瞭。我在私塾窗下聽他們唸書一個多月後,那天,我仍然躲在窗下偷聽。恩師正好在問那些孩子說唐朝詩人杜甫寫的一首五言律詩『春望』誰能背起來?結果竟是沒有一個孩子敢舉手回答。而我就在窗外閉著眼喃喃唸了起來,等我唸完睜開眼,發覺恩師不知在什麼時候竟然站在我的身邊微笑著看著我,可是我卻嚇得把頭放得低低的不敢抬起來。」 魏副丞相說到這兒,魏夫人笑了起來道: 「相公,您的膽子還真小啊!」 「因為那時候我心裏覺得我是在偷聽他們唸書,這種行為就跟小偷一樣。」 「哦!原來如此。您被何丞相發現了,再來呢?」 「他看我頭垂得低低的,那副模樣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孩般,便和顏悅色地問我: 酒店兼職『孩子,你叫什麼名字?你在這兒偷聽我上課多久啦?』 『老師,』說話的是這家大戶的小孩:『他叫魏晉福,在幫我們家放牛。』 『魏晉福,你在這兒聽我們上課有多少個日子啦?』 恩師的這個問題問了我二次,我才囁囁嚅嚅地回答: 『一個多月了。』 『那你背了多少文章?』 『我聽到的都背起來了。』 恩師半信半疑的說: 『真的?』 我只是猛點著頭而沒答話。 『好,那我考考你….』 恩師說到這兒就當場把他這一個月教給那些小孩的詩賦經書出題問我,而我則是每問必答,且都答對了。 恩師還是有點兒懷疑,他問我: 『魏晉福,你是不是在別的地方上過學?』 大戶的兒子搶著回答: 『老師,魏晉福家裡很窮,他爹娘不會有錢讓他讀書的。』 恩師看著我說: 『是真的?』 我只是猛點著頭。這會兒恩師是真的相信我確實把他在這一個多月所教書全都 住商房屋記住了。我看得出他是真的很高興。當時他叫所有的小孩都回課堂坐好,等所有小孩都進去了後,他彎下腰來低聲的跟我說: 『魏晉福,你在日落後到後門的那棵大榕樹下等我,聽清楚了嗎?』 恩師看我用力的點著頭,就立刻轉身進去課堂裡了。 這一天,我的心情是既興奮又期盼,我巴望著太陽趕快下山。 日落後,我吃過晚餐便跟爹娘隨便編了個理由,即一溜煙地溜出家門,我氣喘吁吁的跑到恩師所說的地方,只見恩師已經在那兒等著了。 他看我到了,便領著我去到他的住處。他拉著我坐下,然後開始問我: 『晉福,你喜歡讀書嗎?』 我輕聲地回答: 『喜歡。』 『那你為什麼不到學堂來呢?』 『我們家沒錢讓我讀書。』 『你願意每天晚上到我家來嗎?我可以教你。』 『我爹娘不會答應的。』 『為什麼?』 『我爹娘說,窮人家的小孩是沒資格讀書的。』 『你不要聽你爹娘胡說,你的 婚禮佈置資質那麼好,不讀書可惜了。只要你喜歡讀又肯讀,我來教你,我不收你分文,好嗎?』 我露出了企盼的神情說: 『真的嗎?』 『真的,但你不能缺課喲!還有,你不可以對任何人說我每天晚上在教你讀書,知道嗎?』 『我也不可以告訴我爹娘嗎?』 『你也不可以告訴他們。』 就這樣,我每天晚上吃過飯就假裝上床睡覺,然後偷偷地從窗戶溜出去跑到恩師家中讀書。 過了三年,我學會了認字寫字,同時也讀完了四書五經。 某一天晚上,恩師告訴我說: 『晉福,明天我就要離開這個地方了。』 我一聽他要離開,登時眼淚就撲撲地掉了下來,因為這三年來,我從沒間斷上課,恩師督促我讀書非常嚴格,可是又對我非常呵護與仁慈,我覺得恩師比我爹娘更親。 『老師,為什麼?我有什麼地方惹惱了您?』 『孩子,你沒有惹惱我,是我要到京城去試運氣。』 『去試運氣?老師,您要去試什麼運氣?』 『我要去參加殿?賣屋旍D取功名呀!』 『哦!』 『晉福,在我臨別之前,我有些話要告訴你。』 我看到恩師的表情變得非常嚴肅,我知道恩師要對我說的話一定非常重要,我立刻跪在恩師面前磕了個頭道: 『晉福謹聽老師教誨。』 『晉福,你站起來好說話。』 我依言站了起來,只聽恩師說道: 『晉福,你是我所教過的學生裡面是最聰明的一個,我很高興我與你有這麼一段師生緣,可惜我只教了你三年書。不過,在這三年裡,我並不是將書本裡的東西硬塞進你的腦袋,我除了教你讀書寫字之外,我還教了你做學問的方法。 書裡的東西是死的,而人的腦筋是活的,我們讀書是要把書裡的東西拿出來靈活運用,卻不是被書裡的東西硬把我們的思想、看法、主見鎖死。你要注意,這一點是非常非常的重要。我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定能明白我講的意思。當你明白這一點之後,你就可以自己去涉獵群書,即使我不在你的身邊,你也可從書中去找到你所需要的老師。 其次,我要 帛琉告訴你的是,讀書雖然是件好事,可是不要以喜歡讀書而去讀書,你一定要懷著一個遠大的抱負去讀書,你要設定一個目標去讀書。我看得出你絕非池中物,只要你能繼續維持讀書的興趣,然後從書中找到一個目標,再從這個目標循序漸進,使這目標逐漸形成一個抱負,等你全然了解你的人生方向,只待時機成熟,你必將脫穎而出,到那時寰宇世界就可以任你遨遊了。 最後我要告誡你一件事,將來若你有機會出人頭地,你一定要善用你的聰明,而不要濫用你的聰明。做任何事總要三思而後行,謀定而後動,善者趨之,惡者避之。凡事起而行,莫逞口舌之能,要知道禍從口出,失言即失德。行事前總要設身處地的站在他人的立場去想去看。』恩師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後問我:『晉福,我說的這些話你聽明白了嗎?』 『老師,我聽明白了。』 『很好,晉福。我最後再交代你做一件事。』 『老師,您請說,晉福一定辦到。』 『晉福,你知道我要你做的是什麼事嗎?』 『老師,晉福不知 酒店工作。』 『既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你忘了我剛剛是怎麼跟你說的嗎?』 『老師,晉福沒忘。晉福是生長在窮苦人家,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工作。自從老師收留晉福當您的學生後,晉福的生活轉變了,晉福找到精神的寄託。老師待晉福如子,猶如晉福的再生父母。這輩子晉福都不會忘記老師的恩德的。所以老師不論交代晉福做什麼,晉福總會去做的,再說,老師不是教導晉福:有事弟子服其勞嗎?晉福想:在此時此刻,老師所交代的事必定是晉福能力所及,晉福當然要答應。』 『哈!哈!哈!說得好,說得好!』恩師開懷的大笑道:『晉福呀!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學生,我總算是沒白教你。』 『謝謝老師誇獎,請您告訴晉福要為您做什麼事吧!』 『好!好!其實我要你做的事情非常簡單,那就是我不在的這段日子裡,我要你幫我看守好我這茅草屋。』 我難以置信的說: 『就只這件事?』 『怎麼?你說:就只這件事?你以為簡單嗎?』 『幫老師看守屋子還不簡單?』 『晉福,如果 室內裝潢你認為我只要你看守這屋子,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莫非老師還有別的事要晉福去做?』 『沒錯,晉福。』老師用手指著地上的幾個箱子說道:『你去把箱子打開來看看。』 我依言跑過去把箱子蓋一個個打開,箱子裡面竟然是裝滿了書。我抬頭疑惑地看著老師,老師點點頭說道: 『晉福,這些書都是我珍藏的,我這次出門無法帶走它們,所以我要你替我保管,同時我要你在我離開的這段期間去好好的讀這些書。』 我聽到這裡真是欣喜若狂,我家窮買不起書,卻忽然擁有這麼多的書,我怎能不高興呢?雖然他們並不屬於我,但恩師不在的這段日子,它們就是屬於我的。於是我非常高興的跪下去跟老師邊磕頭邊說: 『老師,謝謝您!謝謝您!』」 「相公,原來您與何丞相竟有這一段淵源呀!後來呢?」 「後來我就每天一有空就到恩師的家去打掃,打掃完了我就把恩師的藏書一本本拿出來唸,如有不懂的地方,我就把它註記起來,然後我再繼續往下看,這些不懂的地方我往往在其他的書本裡可找到注解或答案。就這樣,我在恩師 酒店打工的家裡一待就是八年。」 「您在何丞相家裡待了八年,難道何丞相沒回家過?」 「沒有。」 「為什麼?」 「恩師離開家後的第二年,我接到恩師從京城裡捎來給我的信。」 「信裡說了些什麼?」 「恩師告訴我說,他在參加的殿試中高中了魁首,由於他在家鄉除了掛念我之外並無其他親人,所以他就留在京城不打算回鄉,而且恩師還把他的所有藏書全都贈送予我,並要求我把書讀好,等我讀好了書可以到京城去找他。」 「相公,那您何時離開家鄉到京城的。」 「我在恩師的家裡待到第八年,家鄉忽然鬧瘟疫,我爹娘與我那唯一的弟弟就在那場瘟疫中走了,由於我幾乎是一個人常住在恩師的家中,而且我把恩師的家照顧得乾乾淨淨,所以我就倖免於難了。不過我仍然擔心染上瘟疫,於是我把爹娘及弟弟草草埋葬之後,我就把我家的那一點薄田賣了換了些銀兩,再隨身帶了幾本書,於是我就上路往京城的方向走。」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面膜  .
創作者介紹

fahrenheit

rwpsfqzloq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