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上一輪農村改革相比,新一輪農村改革是一場更深刻、更系統的變革,面臨的形勢任務更加複雜艱巨。土地確權頒證如何加快推進?如何多種形式推進土地經營權流轉,加快發展適度規模經營?如何讓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成長得更快更好?如何讓科技、金融、流通等服務體系對農業的支撐更有力?
  圍繞這些問題,在全省深化農村改革推進會上,參會代表們展開了一輪又一輪的問與答,尋找前行的路徑。
  確權
  問:確權頒證過程,充滿了很多難以想象的困難。難題如何解?是打馬虎眼“混”過去?政府包辦一刀“砍”?還是任憑群眾自己去“吵”?
  答:無論是內江的“三自一引”,還是江油的“三段九步”,核心都是充分相信群眾的智慧、依靠群眾的力量。
  會場突然傳來川南口音的爭吵聲——9月17日上午,全省深化農村改革推進會上出現的這一幕,讓很多人著實吃了一驚。原來,這是內江市交流發言前播放的一個視頻短片,開頭就是幾十個老百姓正在為確權頒證的事情吵得面紅耳赤。
  “真實情況就是這樣子。”內江市統籌委主任蘭徐透露,確權頒證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但推進中卻存在很多難以想象的困難。有時候,為了很小一塊荒地,甚至一棵樹,老百姓可以吵得不可開交。
  內江為確權辦證,預計投入資金超過3億元。全省,這一數字將是幾十億元。
  面對難題,是打馬虎眼“混”過去,還是由政府快刀“砍”下去,抑或完全靠群眾自己做主?這是擺在全省推進農村確權頒證工作面前的一道選擇題。
  內江的選擇是,充分依靠老百姓自己。當地出台了一套名為“三自一引”的工作辦法,即在確權頒證過程中,堅持老百姓自願、自主、自治,黨委政府只能起引導作用。
  江油市的選擇是“三段九步法”。“三段”,就是把整個確權頒證工作分為“先期試點—擴大試點—全域實施”的三階段;“九步”,就是把整個工作分解為“航攝像控—野外調繪—權屬確認—內業建庫—公告公示—改錯補漏—簽訂合同—建檔立捲—登記頒證”等九個步驟,層層推進。為了確保整個過程順利推進,當地嚴把招標、標準、監督、驗收等四道關口,同時建立檔案、補證、換證、徵占、流轉和糾紛調處6個制度,保障了後續管理不斷檔缺位。
  為了降低成本,江油在全國首創“航空攝影圖解”確權法,測繪時間縮短80%、經費降低60%,如今,這一辦法得到了農業部首肯,被全國90%以上地區採用。
  活權
  問:推進土地集體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的分離,是農村土地經營制度的一個重大創新,也是深化本輪農村改革的重點。如何實現“權分而利增”,讓沉睡的資產醒過來?
  答:加快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創新農業經營體系,搭建利益聯結機制。
  25位發言者在會上交流了深化農村改革中的經驗,一次次敲打著參會者的耳鼓。
  射洪縣委書記周新一直在側耳傾聽,想為困擾已久的問題找答案。比如一些自然條件不好的偏遠山村,確了權、頒了證,但農村沉睡的資產並沒有如願醒來,這該怎麼辦?又比如,土地流轉早在上世紀80年代初就開始出現,但很多地方土地直到今天還是流不動,轉不起來,這又是為什麼?
  “要讓農民手中的產權真正活起來,沒有新鮮血液的註入,單靠農民不行。”西充縣義興鎮黨委書記馮正良不再困惑。如今,義興鎮種田的不再只是個體農民,新興農業經營主體正紛紛崛起,已有家庭農場25個、農民合作社15個、龍頭企業5家。土地經營權流轉速度因此大大加快,全鎮1.7萬多畝耕地有近四分之三實現了流轉,由此帶動農民實現年人均收入達1.2萬元,遠超全省平均水平。
  “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哪裡來?一靠引進,二靠培養。”馮正良說,一方面,向城市工商資本敞開大門,引進了包括百科、航粒香等5家農業龍頭企業,吸引工商資本投入達3.5億元;另一方面,加大對本土經營主體的培養支持力度,通過聯合等方式,讓農民變大變強。
  省財政廳負責人在會上透露,我省將制定財政支農項目資金形成資產轉交農民合作社持有實施細則。這對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將是一個很大的利好。
  土地集體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分離,根本目的是放活經營權,讓農民增收致富。
  如何實現“權分而利增”?義興鎮的做法是創新經營體系,構建利益聯結機制。一種是在果蔬業採用“兩統兩返”模式:一家一戶的土地統一流轉,成立土地合作社,由龍頭企業租用建立產業園;公司引領專合組織統一生產。農戶從公司返租土地創業經營;龍頭公司拿出經營利潤的10%返還給農戶。
  護權
  問:農業是弱質產業,生產周期長、回報率低,抗禦自然風險、市場風險能力差。如何讓現代農業得到更多的關懷和呵護,降低生產成本、分散承受的風險?
  答:用健全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為現代農業提供強有力支撐。
  中國人民銀行成都分行提交的大會書面交流材料中有一組數據:今年初,中國人民銀行成都分行和省農業廳等聯合下發《四川省農村土地流轉收益保證貸款試點工作方案》,先期選擇包括成都市溫江區在內的共8個市的9個縣(市、區)開展農村土地流轉收益保證貸款試點。截至8月底,全省共發放該項貸款45筆、共計6800萬元。
  “杯水車薪!”廣漢市委書記毛君甫感嘆。面向農業農村的金融機構少,農村有效的抵押擔保物匱乏,農業貸款成本高。
  也有亮點。9個試點地區中,樂山市井研縣已發放土地流轉收益保證貸款27筆3635萬元,分別占全省該類試點貸款總額的60%和53%,涉及土地流轉面積1.48萬畝,撬動農業經營主體投資5000多萬元。為什麼他們能做到?
  井研縣委書記左文良揭開謎底:組建惠農服務中心,整合完善農村產權信息數據庫,搭建全縣土地流轉收益保證貸款服務平臺,開展土地掛牌流轉、土地收益評估農村產權交易等服務。創新風險分攤機制,由市縣財政共同出資組建首批1000萬元風險補償專項基金,專項用於擔保機構風險補償。對借款人不能按期還款、且土地再流轉收益不足以彌補擔保機構代償款的,政府將給予一定的補貼。
  崇州,通過政府引導、市場參與、多元合作,探索構建科技、品牌、金融和社會化“四大服務”體系,如依托“一校兩院”,構建由專家團隊、科技推廣團隊與農業職業經理人、新型職業農民等組成的農業科技服務體系;政府成立農業品牌管理委員會,建立“品牌企業+農業基地”連接機制,構建農業品牌服務體系。
  2013年,崇州市土地合作社水稻平均畝產達到568公斤,比農戶入社前高出58公斤,農民人均收入達11780元,近三年農民人均收入年均增長16.5%。
  中國人民銀行成都分行透露,正積極向總行爭取,將四川納入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和農民住房財產抵押貸款試點,力爭農村產權抵押貸款試點取得全面突破。
  省財政廳表示,將落實縣域金融機構涉農貸款增量獎勵、農村金融機構定向費用補貼、農業產業化貸款貼息等政策,運用財政以獎代補和風險補助等方式,激勵金融機構對農業的投放。
  省商務廳透露,我省將用2到3年時間,打造20個現代流通示範縣和80個商貿重鎮,以此撬動社會資本參與農村流通設施建設。
  □本報記者 梁現瑞 董世梅 陳岩 張嵐
  (原標題:確權 活權 護權——全省深化農村改革推進會上的三問三答)
創作者介紹

fahrenheit

rwpsfqzloq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