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自由主義者之死 st1\00003a*{}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一個自由主義者之死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sep/27/today-f1.htm 一個具自由主義色彩的知識份子,成了政府高官,被推上政治最前線,為意識形態保守僵固的政權服務,做反自由、反人權的打手,也宣告一個自由主義者之死! 馬英九及蘇起、吳敦義等高官為諂媚中國,先拍板禁止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入境,再派內政部長江宜樺出面,指稱熱比婭與恐怖組織有關,所以將她列入禁止入境「黑名單」。 中國專制政權為鎮壓少數?酒店兼職螫琚A而將熱比婭醜化污衊為恐怖份子,馬英九政府竟如奉中國的聖旨,照單全收執行,簡直就是中共政權的走狗、爪牙,馬英九、吳敦義、蘇起就如沒骨頭的海蜇皮! 因江宜樺為無黨籍身分,就成了馬、吳、蘇等國民黨高官遮掩朝拜中國醜態的「遮羞布」,這塊布即使曾是白的,幫國民黨政權遮羞、當擦屁股的「抹布」後,也已污穢,不堪再用。 江宜樺在學者時代,對自由主義發表過不少精闢文章,字裡行間看得出他的自由主義色彩,他任研考會主委時尚有幾分學者本色,這次內閣改 租屋組,他原稱要辭官回學校教書,卻在「馬總統感召」下升任內政部長,原來這就是他的終南捷徑,風骨零落略盡。 知識份子的責任是「向權勢者說真話」,自由主義者要永不止息地對權勢者質疑及挑戰,禁止熱比婭入境事件中,江宜樺馴服地扮演馬政權的工具、打手,而馬政權服 從的又是專制極權的中共政權,這正顯示「一個自由主義者江宜樺已死」,現在看到的是「一個為權勢集團擦屁股的內政部長江宜樺」! st1\00003a*{}table.MsoNormalTable {font-size:10.0p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房屋二胎u 江 老師」到哪去了--記者鄒景雯/特稿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sep/27/today-p7.htm 尚未入閣前,江宜樺是台大一位不錯的老師,有次他在課堂上詢問研究所的學生:「中共也講他們實施的是民主,你們認為到底算不算民主?」台下各言爾志後,江 老師拿出幾個造型不同的杯子說,這幾個都能盛水,本質相同,確實都是杯子,而後他拿出一支手機說,這個東西不能裝水,本質不同,因此不是杯子。同樣地,民 主的本質是主權在民,如果不具備這個本質,怎麼能稱得上是民主呢? 擔任研考會主委期間,有次在一場 酒店打工政府改造的研考會上,劉內閣組織再造版本的妥協性遠高於理想性受到質疑,江宜樺答覆時引述柏拉圖與學生亞里斯多德的區別為喻,自稱他愛柏拉圖,但他更是亞里斯多德的信徒,是個不會忘記理想的務實主義者。 水災衝垮舊閣,新閣提前上檔,江宜樺由堅辭隨之戲劇性地接任天下第一部內政部,前幾天,他堅持不入國民黨,讓人看到 江 老師的身影,這幾天,他被推上立法院 公布拒絕熱比婭入境的理由,國民黨立委周守訓在質詢台擺明做球並大捧決策正確,江宜樺卻未現得意與笑臉,過去敬其為知識份子者多少會感嘆:「 江 老師你到哪 裡去了?」 不是主權在 房屋買賣民的「民主」是說謊,那麼把一個政治異議者、人權運動領袖、受反恐國家庇護的流亡人士,以公權力身分定位為「與恐怖組織有關聯」,這算什麼?對 於馬吳下達的指示,江宜樺難道事前在決策體系無法善盡言責?事後也不能抗拒自喪氣節,非得在國會殿堂公然告訴國民「手機是杯子」嗎?看到一個讀書人做到這 種程度,違背自己的信仰在權力面前折腰,不要說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了,就是江宜樺的學生與朋友都要為之垂淚。 做為馬英九的閣員以及主管機關移民署的上級,江宜樺責無旁貸必須上第一線幫躲在黑幕的藏鏡人擋子彈,但是表述熱比婭不宜來訪的理由可以有千百種,唯一不允許的 結婚西裝就是欺騙。 台灣是個資訊爆炸且透明的社會,哪個受過教育的人無法透過各種途徑取得資訊?為人師的江宜樺居然把世維大會、東突厥組織、恐怖主義這幾個關鍵詞講得毫無常識,甚至對特定人士進行涉及法律問題的指控,熱比婭若提告,請問馬政府的證據在哪裡? ◎江宜樺.施明德.熱比婭--朱達明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sep/27/today-o5.htm 熱比婭和施明德有什麼關聯?相信曾經擔任過「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施明德講座執行長」的現任內政部長江宜樺最清楚。 熱比婭鼓吹疆獨,不惜一切代價;而施明德在戒嚴時代鼓吹台獨,並且陰謀以武力推翻國民黨政權。今天的熱比婭,就是台灣 房地產昨天的施明德。為什麼像施明德這樣的一個人,民主台灣的內政部竟然要拒於國門之外?難道官場真的讓學者岸然道貌現出原形? 台大政治系為了施明德成立基金會和學術講座,但施明德並不是這個系的系友;反而台大政治系友傅正的紀念室,設在他生前任教的東吳大學政治系。這真是對國內政治系龍頭的一大諷刺! 不過在威權時代,至少還有胡佛這種大師敢冒「四大寇」罵名,出來力挺美麗島事件的施明德等政治犯;解嚴後,現在大家對施明德只知道「拿香跟拜」,可是國際間有多少「施明德」受到的壓迫仍是現在進行式?又有多少學者從政後竟是站到當年國民黨和警總的那一邊? (作者服務於陳定南教育基金會) ◎ 江老師的自?長灘島悒D義精神呢?--朱俊彥 七年前筆者初上大學,於政治學系就讀;大學數年,校內外真正有深刻印象的老師不多,而江宜樺老師是其中一位。二○○六年,江老師為台大政治系畢業生拍攝畢業影片時所講的一番話,帶給許多社會科系學生的震撼,已經足夠讓老師的名字永誌許多年輕人心中;即使非台大人,也會為江老師所堅持的自由主義精神,以及對於政治的理想,再三感動。 我記得江老師那時在影片上是這麼說的,「當一個人可以證明政治也可以是一個高貴的行業的時候,沒有人有理由對政治悲觀」。而接著老師又提到:「政治是決定那麼多人生命的事情。那這樣的一個活動,這樣的一個場域,是不容許讓他繼續墮落下去的」。這番話在網路上傳遍多少 商務中心人 的電子佈告欄個板,使多少年輕人對台灣紛紛擾擾的社會仍懷抱希望與熱情,不曉得 江 老師知否? 我不認識江老師,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被提名三次 諾貝爾和平獎的維吾爾族女性,會被老師視作恐怖份子,更被國民黨塑造成賓拉丹的形象;我只希望當年使我們崇敬的那一番話,並不是一場幻夢。因為當我們必須要將台灣的主體性和自由民主犧牲,換取中國的寵幸,那麼這樣的政治並不高貴,同時更無法使人不悲觀;而江老師更應當比我們了解,當台灣失去了政治、人權、經濟上的自由,只能扈從中國,那麼這樣的政治場域,正是徹底的墮落。 政治是決定那麼多人生命的事情,我衷心期待許許多多年輕人相信、崇敬過的 江 老師,從未改變。 (作者為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碩士生?賣屋^  .
創作者介紹

fahrenheit

rwpsfqzloq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